班干部制度“官味”太濃
當前位置:主頁 > 黨建園地 >

班干部制度“官味”太濃
作者:admin; 來源:未知;發布日期:2014-04-22; 點擊次數:141
 

 

  傳統的班干部制度,最早來源于前蘇聯。十月革命勝利以后,學校的集體教育成為了前蘇聯教育科學領域中的一個重要課題,前蘇聯教育家克魯普斯卡婭·馬卡連柯創立了班級集體理論,后來,蘇霍姆林斯基又對該理論進行了完善。馬卡連柯曾說,”班集體并不是單單聚集起來的一群人”,而是”由于目標的一致、行動的一致而結合起來的有一定組織紀律的統一體”。這個統一體運轉的主要核心就是由班干部組成的班委。馬卡連柯在捷爾任斯基公社的學校里,設有班長制度。”這些班長受校長的指揮,是班主任的助手”,主要負責”照管上課和休息時班上的紀律,照管班上的公共秩序和清潔,保護班上的財物。每班的值日服從班長的領導,班長對他們的工作負責。”按照教師的要求,班長可以讓班里破壞紀律的學生離開教室。其目的主要是為了養成學生的領導和服從的能力。
 
  中國的班干部制度正是師從蘇聯。從建國初期到20世紀70年代末是班委會發展的第一個階段,受傳統官本位文化、”教師中心觀”和馬卡連柯班集體建設思想的影響,”管理工具型”的班委會盛行,班干部多挑選聽話成績好的學生,一旦任免不再輪換。20世紀80年代后,班干部制度才開始提倡民主選舉和自主管理,但傳統的班干部制度仍是主流。集體教育對班干部有嚴格的要求,起類似作用的還有共青團和少先隊,團、隊、班幾套系統并排而行。
 
  學生管理學生的班干部制度,在美國、澳大利亞、加拿大、新加坡等大多數國家都不存在。日本的班級里沒有班長和其他班干部,任何孩子都無權要求別的孩子做什么。一些必要的協助班級運轉的委員會是存在的,但也不是權力機構,而是以服務性為主。在美國,學校班級里有”班代表”,但與中國的”班干部”有本質區別。”班代表”是由全班同學民主選舉出來的一個同學, 要代表全班把同學們對學校、教師、教學、生活等各個方面的意見反映給學校領導, 類似于班級發言人的角色, 而并無協助教師管理同學的行政權力, 因而在地位上和其他同學是平等的。
 
  中國的班干部制度,在很大程度上類似于行政干部管理制度。一般來講,我國的班干部選拔使用制度實行”雙套班子制”,既有群團組織的干部,也有班委會等行政干部,管理模式較多地采用以班主任老師為中心的管理方式。以小學為例,有少先隊的、團的,還有行政的。在班內有支部,在學校有委員會還有班委會和學生會等。
 
  在我國中小學校,班級的角色結構基本上都是三個層次:第一層是班級管理角色,即班委會成員第二層是小組管理角色,即各小組正副組長第三層是”群眾”角色,即班級中的一般成員。這是一個”金字塔式”的角色結構。多年來,能夠當選為班干部的都是成績較好的學生,而且任期較長。1991年,南師大教育專家吳康寧教授對1470名六年級的學生調查表明,六年內有干部經歷的學生僅占17%,其中當干部長達5至6年的占55.2%在三年以上的學生占87.2%。這說明大約自三年級始,小干部角色就處于基本穩定的狀態,而其他的83%的學生在六年的小學生涯中從沒有過當干部的經歷。
 
  由于現實因素的限制,中國的學校基本采取大班制,單靠班主任和任課老師無法實現班級管理。班干部在開展班級工作時,有時起到替代班主任的作用,因此必須要轉移班主任的一部分權力以便工作順利進行。對于權力的范圍大小,不同人存在不同認識。北京師范大學進行的一項國內《初中生的班干部角色認知調查研究》顯示,大多數學生認可班干部的任務分配權、決策權,不認可班干部的人員調動權、懲罰權、優先獲得榮譽權。但無論是班干部還是非班干部,都認可了這種隱含權力的存在。調查顯示,學生總體認為班干部最主要的工作是協助教師處理日常工作,管理班級紀律、衛生各種事務,幫助同學解決學習、生活的困難。而從三類職責的劃分看,協助教師被認為是班干部最重要的職責。
 
  通過班干部,班主任實現了對班級的間接領導和管理。班干部的主要任務是協助班主任做好班級學生的思想、學習、文娛活動以及生活等方面的工作,包括做好班主任布置的工作和管好同學,向班主任匯報情況,尤其是當班主任不在場時班級中發生的情況。也就是說,班干部是教師管理班級的手段,實行權力主義、行政命令的學生干部模式:聽話、可控制、”易馴服”是其基本特征。因心智發育較早,成績好又聽話的女同學是班干部的主要成員,還常常因打小報告而遭同學孤立,人緣也不好。
 
  相比一般同學,班干部在班級中的”地位”相對更高,自我權威意識也更強。吳康寧教授調查了有三年以上干部經歷的學生在成就感、參與意識與權威意識上與無干部經歷者之間的差異,結果顯示,有三年以上干部經歷的學生有極為明顯的優勢,其中有成功感者占82.6%,參與意識強的占85.8%,自我權威意識強的占90.8%,而后者所占的比例分別為17.O%、31.O%、12.3%。
 
  這種”自我權威”,或許有助于學生增強自信,更好地成長,但因中小學生心智發育尚未成熟,也容易失控,釀成悲劇。據媒體報道,河北省泊頭市交河鎮某小學一個11歲的三年級學生,僅僅因為”不聽班長話”,就遭班長懲戒,頭發險些被扒光。該女生上課愛搖頭咂嘴,班長屢次批評不聽,以班長為首的三個同學就施以拔頭發的”懲戒”。女生有些地方的頭發已無法長出,經河北省法醫門診鑒定為九級傷殘。
 
  因為手上或多或少的權力,很多學生熱衷于當班干部。有媒體曾進行調查,在180名接受調查的一年級小學生中,想要當班干部的學生占到89.5%。而其中明確表示自己不想當班干部的還不足1%。其中,想當班長的學生高達七成。對于學生們為何想當班干部,學生們列舉的原因有很多,其中有近兩成學生當班干部是”想和老師套近乎”,只有不到7%的學生會想到在當班干部的過程中能夠鍛煉提升自己。至于在大學中,近年來的媒體則經常報道,大學學生會已經完全官僚化,學生干部們則是一個小官場,為當選干部,什么厚黑手段也用上。
 
  即使當不上班干部,也不能忘了巴結之。吉林長春的一些小學生,為了能讓班干部在老師面前時常給自己”美言”幾句,竟給班干部送禮,一個四年級的小學生班干部,在開學之初收到同學送的禮物多達20多件。類似的現象,在國內其他地方也不鮮見。一位河北石家莊的小學生在接受采訪時說,送給班長和副班長的禮物是不一樣的,而科代表收到的禮物和班長副班長又各不相同。班長的權力最大,得到的禮物數量和質量都是最好的。而其它班干部們得到的禮物就要看他是分管哪個方面的工作了,管紀律的班干部,一般都比較吃香,相比之下,管衛生的班干部就不及紀律干部收到的禮物多。
 
  班干部”官味”越來越濃,并不能過多的責怪學生,而是整個社會”官本位”風氣所致。無論是整個大的社會環境,還是具體到個人,官僚系統都因其福利和地位而備受追捧,每年國考都是數千人爭著一個席位。如果能在學校里就當上”官”,自然是讓家長倍感欣慰。據工人日報報道,談起自己孩子從小學到初中一直擔任班干部時,鄭州市民何先生說,現在競爭太激烈了,平時不僅要經常給孩子零花錢用來請同學吃吃飯、送點小禮物什么的,必要時還要跟老師”走動”一下,請老師”照顧照顧”。
 
  (本文來源:中國新聞周刊)

  

黨建園地
青海11选5玩法